第19.7节 小说——FreeBSD 从入门到跑路

第一章 大学与集市与大教堂

Eric S. Raymond 写过一本书叫做《大教堂与集市》,论述了开源运动的重要理论与实际应用。

此刻,张宏楷正在看的就是这本书,当时,在图书馆里,那本书被垫在了一张圆环形桌子的桌腿底下,是他把这本书拯救了出来

除了封面有些破损,书脊有些扭曲之外,还可以勉强一看。在此之前,张宏楷是学习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从未接触过计算机,更妄称知晓什么是开源运动

张宏楷从初中就了解到了神奇的网络,从此以后成绩一落千丈,以至于初中数学甚至有一次只考了9分,当然了,他最高一次也不过是及格多了5分罢了。他能考上大学,按他自己的话来说,那是个奇迹。即使是高考,他数学也不过考了74分而已。只得上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二本学校——青城师范学院。

青城师范学院,坐落于青城市,是七江八道交汇之处,成立于民国二十整,虽然历史悠久,但到了一百年后,仍然只是一个“学院”。

书籍的脏破也是有好处的:当张宏楷把这件事告诉图书管理员,由志愿者学生报告老师以后告诉他道,“同学麻烦你帮忙扔掉就可以了,谢谢你了!”

张宏楷没有把这本书放到可回收物的垃圾桶里,而是用手抖了几抖,用手擦了擦,打算带回宿舍慢慢看。毕竟刚开学,时间还多的很。

书籍被清理后露出了本来的面貌,“大教堂与集市”这几个字也显露了出来。虽然张宏楷早就通过翻阅扉页,了解到了这本书的书名。但是他不理解,大教堂和集市是怎样和计算机扯上关系的?明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东西,不,是三种东西。

明明已经快到中秋节了,青城市的天气还是如旧,都说七月流火,但蚊子似乎一点也不害怕,还是嗡嗡乱飞,吵得张宏楷无法入睡。

“没办法,蚊香片已经用完了,学校连空调也没得”,张宏楷无可奈何。宿舍里其他人都已经睡的死死了,他把手机点亮,已然是深夜3:37。

书籍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就放在床边,不知道就着月光还是手机的灯光,张宏楷,再次翻开了这本书。

......

“这本书是外国人写的,国内的人翻译的。”这是张宏楷观察封面十秒钟得出了最终结论。

一个开放的大学,没有围墙的大学才是真正的大学。那么青城师范的确只能做一个“学院”了。

明天是中秋晚会暨迎新晚会,对于张宏楷来说,这又是一个可以看书的好机会。

室友也很纳闷他这几天在看些什么,都有黑眼圈出来了。

“那个,你差不多行了,少看点那个,要有节制啊,多吃点六味地黄丸吧”

张宏楷???

室友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还有他几个意思?为什么要吃六味地黄丸啊?!

这本书并不算很厚,只有不到 200 页。

之所以看的慢,在于他根本看不懂,总是看到一个词就去搜索一个词的意思。

第二章 安装优麒麟

在一个QQ群里,张宏楷问道:“你用过 Linux吗?”很快QQ头像闪了起来,“Linux?那不是只有 WPS 吗?”群里的依然告诉他。“你装 Linux 就只能用 WPS 了我和你说”,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UbuntuKylin 即“优麒麟”,是由国防科技大学和Ubuntu 基金会合作的 Ubuntu 本地化产物。

“反正官网是这么写的”,本来张宏楷打算安个 Linux 来着,在百毒上搜索Linux就出来了Ubuntu,而一搜 Ubuntu 直接跳转到了 UbuntuKylin网站https://www.ubuntukylin.com/。

至于为什么要安装 Linux,很简单,一是为了看看那本书里写的系统怎么样子,二是看看Linux 是不是只能用WPS。

“哦,要用软碟通,有个好人叫王涛,还有人祝王涛新年快乐”,软碟通的官网是https://cn.ultraiso.net/,这是张宏楷找了很久才找到的。

首先第一步,什么要买个U盘,等会,张宏楷发现好像硬盘安装也是可以的,要先下载一个 easybcd,他找了一个绿色版然后设置一下grub 参数,硬盘是HD0,分区是X。

他的电脑是联想 G400,配置是i3-3110M,内存 4GB,显卡是 HD4000+AMD 8750M。

“让我看看G400 怎么进BIOS,哦”,张宏楷,懂了,G400 的电源键旁边有一个小按钮,按下去,选第二项BIOS Setup就可以了。“这么一说还挺简单的呢”

等等,怎么又进 win 8 了?

……

看起来硬盘安装貌似不太好用,那试试老毛桃和大白菜?但是好像也需要U盘。没办法,张宏楷急用,就去了电脑店买了个 金士顿的 4G U盘,USB 2.0,收费50块钱。外壳是红色的,还可以转,型号是DT 101。

他重新看了第一个教程,似乎软碟通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案。哦,要先从D盘压缩出一块空间留给 Ubuntu 系统。至于大小,张宏楷认为20G就足够了,实际上D盘的空间不是很大。

“好像还有wubi 安装?”但是他搜索了搜索,wubi 安装似乎已经被废弃了。

“不得不说,王涛真是一个好人啊”,张宏楷感叹道。

“WPS 我来了,不对是Linux”

进去了选择 DT 101 USB设备,然后是紫色的框,有几个英文选项,“install,安装,这点英语我还是认识的。”于是张宏楷点了install Ubuntu。

代码滚动了起来,大概十来秒就看到画面了。也是紫色的。顺便补充一下,他安装的是UbuntuKylin 14.04。

进去了首先是选择语言,“这个我熟”,往下翻了一会才找到了“简体中文”四个字。

然后是点“继续”。

张宏楷看到了“3个√”,“嗯,继续,等会还有个安装这个第三方组建,都勾上算了”

等了大概5分钟,转动的圈方才不转了。

看了看教程,似乎该分区了。那就安装到E盘吧。

于是张宏楷点了“其他选项”四个字,因为这么多空间C盘可塞不进去。

“哦,分个 /,再分个交换分区。/ 是EXT4 日志文件系统”

“让我看看E盘在哪,NTFS是什么?”

最终张宏楷凭借分区大小判断出了哪个是E盘。

“启动引导器要安装到EFI分区。”教程上写道。

“那我是是不是少分了一个区?”于是他拿起鼠标点了点把EFI分区设置了一下。

然后用鼠标左键按下了“现在安装”四个字。

电脑弹出了警告“将之前的修改写入磁盘并继续吗?”张宏楷果断地按下了“继续”。

然后问道“你在什么地方?”张宏楷点了帝都,但是没有反应,于是随便点了亚洲一个地方。

教程上写道,键盘布局不需要改,直接回车即可。

然后是设置密码。用户名就叫zhanghongkai,密码就是z吧,简单一些,点上了自动登录。张宏楷心里如此想到,也是这么做的。

“欢迎使用 Ubuntu 14.04,最新版本的Ubuntu 快速且拥有丰富新特性,用起来比以往更方便,这里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新玩意……”

过了半小时。

“安装完成,好,现在重启”张宏楷点了那四个字。

第三章 搜狗输入法

G400很快就重启了,自动进入了一个叫做Unity的桌面。

“这也太反人类了,为什么‘x’在左边,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吗?”张宏楷觉得有些别扭。

“卡卡的”,这时候噔噔一声,弹出来了提示框“不完整的语言支持”,张宏楷点了“现在执行此动作”,等了十几分钟,还是每一步完成。

打开软件中心试图安装WPS,搜索了一番发现并没有。他找到了WPS 官网,发现只有32位的WPS,但是自己的系统是64位,也就是说张宏楷需要开启32位软件支持。

“哦,先按ctrl alt 然后按T,输入sudo dpkg --add-architecture i386,然后是输入密码z,哦,密码不显示,然后输入sudo apt -get update。最后张宏楷输入了‘y’”。等了半小时,软件安装好了。

“原来空格也要输入……”

然后cd 到“下载”目录,最后双击 WPS.deb,又跳到了软件商店,等了几分钟,提示安装完毕。

“依然,我WPS装好了,等会,好像WPS还有一个字体文件包,是百毒云”那时候的百毒云还没有限速到4KB,下载了也是个deb包,重复了以上步骤进行了安装。

“依然,我这次真安装好了,等会怎么截图,好像不会”

“装个wine QQ”,这是优麒麟官方提供的wine QQ,装好了登录QQ,好了,截图”

依然:“你看,我说吧,Linux只能安装WPS”

“谁说的,这不还有农历,天气,优客助手,QQ也是有的啊”

“你看还能截图呢!”

“然后呢?好像没什么用”张宏楷不觉得UbuntuKylin 有什么?

然后呢,缺个输入法似乎,有搜狗输入法,但是需要自己安装。安装了还需要配置什么来着。“好像是环境变量吧”这个搜狗还挺有意思,不叫“sougou”,而叫“sogou”,“嗦狗?”

行吧,该吃饭了,说罢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拔下了USB数据线,充电头也拔下来了。准备去宿舍楼下的小餐馆吃午饭。“就吃炸酱面算了”

“我要一份炸酱面,不用醋,上次放醋了我都没发吃,是8块吧,转你了”

下午和晚上了3节大课。分别是“管理学”“高等数学 C1”“思修”。“周一的课还真是多啊”。

就过了一天,Linux打不开了,卡在登录界面,弹出了“内部错误”的警告框。百毒一下说环境变量有问题了,但是自己什么也没有动啊,这个系统竟如此的不稳定。“等会,会不会是因为kylin 几个字影响的。”

张宏楷的想法没有错误,但只有一点小问题。

问题就是kylin虽然增加了Ubuntu的不稳定性,但是Ubuntu本身就很不稳定。因为Ubuntu 是基于Debian的SID版本,就是比不稳定版本还要不稳定的一个下游版本。

这些只有以后的张宏楷才会意识到。

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应该重装原版的Ubuntu而不是经过修改的Ubuntukylin。

“行吧,没想到Linux比windows 8还要不稳定,随便改改就不能开机了,但是我就安了个搜狗输入法啊”张宏楷无可奈何。

一个输入法把一个系统搞崩溃了。XP的稳定性也比这个强啊。

第四章 内部错误发行版

光阴似水,不带走一片云彩,又是一个周四。青城学院每周四是下午是没有课的,巧的是张宏楷周四上午也没有课。

“又有时间可以装真正的Linux系统了!”,自从Ubuntukylin崩溃以后张宏楷就只能靠windows8度日了。

于是张宏楷又掏出了那个DT 101的U盘,虽然才4GB,但不得不说在这个Windows8 VL镜像只有3.31G的年代里还勉强够用。

“但是该怎么下载原版的Ubuntu呢?一打开Ubuntu官方就自己跳转到了Ubuntukylin,没有办法啊”

最后经过一番百毒,他又知道了有个东西叫做镜像站。似乎可以从USTC镜像站里面下载Ubuntu镜像,就在那个https://mirrors.ustc.edu.cn/ 右边的“获取发行版映像”里面选Ubuntu 14.04 就可以了。

接下来的方法和安装kylin版本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一分区别。为此不再赘述。

装好以后,张宏楷按下了电源键。

开机以后还是老样子,大概意思就是提示语言缺乏完整的支持。

于是张宏楷不信邪,又开始安装嗦狗,不对,是搜狗输入法。

把Ibus 改成 fcitx,“似乎常用的输入法控制面板也只有这两个”。还有个“scim”已经不再维护了,作者从2004年以后就没搭理过他。

搜狗输入法依赖于gtk,fcitx。又是一番重复以后,安装好了搜狗输入法。

“应该是要重启了吧”

重启过后……

“果然,就是kylin不稳定,你看看!Ubuntu原版稳定多了!”张宏楷兴奋地开始自言自语。

只是安装了个输入法就如此兴奋了吗?

是的。有时候快乐就是这么容易。

接下来该安装WPS了,等会这个亚马逊怎么删除,为什么还有亚马逊??还有这一堆libreoffice又是什么鬼?张宏楷百毒到的命令是sudo apt-get remove libreoffice* unity-webapps-common --purge。

“啊!终于卸载了这些毒瘤了”张宏楷不禁发出一声长叹!

“32位的WPS,启动!”

在他安装了优麒麟提供的QQ以后,似乎张宏楷又无事可做了。

好像可以学编程,百毒上说学编程得先安装Java,还区分什么jdk jre jvm,“别扯这些有的没的,让我看看哪个最全,哦JDK包含了所有”于是张宏楷准备安装jdk。

这次他没访问java.com,而是进到了Oracle 甲骨文官网,因为java被这个公司收购了,之前是SUN公司的。

有人说科技公司倒闭是因为他没有技术,这明显是胡扯:你看看SUN公司。论操作系统他有太阳系统,现在还有一小撮人在用;论编程语言他有JAVA,不说第一,也是第二;至于自己的操作系统架构也有SPARC,谈硬件可以匹敌IBM。但不还是倒闭了,可你能说是由于他没有技术导致的他倒闭吗。

张宏楷觉得这个jdk配置属实有点麻烦,又得动环境变量。他最不想动的就是这个,上次就是因为动了这个才进不去了优麒麟。

export JAVA_HOME=/usr/lib/jdk1.8.0_91

export JRE_HOME=/home/zhanghongkai/jre

export CLASSPATH=/home/zhanghongkai./lib:$ /home/zhanghongkai /lib

export PATH=/home/zhanghongkai /bin:$PATH

然后重新加载环境变量。张宏楷运行java –version命令看看安装的结果输出了java version "1.8.0_91"……

想到优麒麟的内部错误,吓的张宏楷赶紧重启看看能不能开机。

又使用了一会,再次弹出了熟悉的“内部错误”窗口。

“看来不能怪优麒麟,这不是他的锅。这个Ubuntu就是个内部错误发行版”张宏楷觉悟了。

第五章 试试CentOS

面对中秋晚会,张宏楷再次翻开了《大教堂与集市》,尽管他此前早就看过一遍了。他发现里面到处都是UNIX。

“UNIX哲学就是反人类让你把窗口的X放在左边?让你天天‘内部错误’?”不看没事,越看越气。

张宏楷认识到,尽管《大教堂与集市》里把Linux形容的有多么美好,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尽管其在一定程度上推广了开源运动,但其终究只是UNIX的劣质仿冒品而已。打着UNIX哲学的幌子终究是不正确的。

他相信真正的UNIX绝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也没有办法找到真正的UNIX系统来安装。

中秋晚会很快就结束了,还是老一套,没什么可看的。

回到寝室才19:17,新闻联播都还在放,没到天气预报。

“又无事可做了。”张宏楷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那2个Ubuntu的分区已经被自己删掉了,又用了easybcd删掉了Ubuntu的grub2引导。不删掉你开机就直接卡在“#”了。

“要不试试别的”,“这个鸟哥的Linux用的是CentOS,那我得买这本书系统地学一学。那我得先安装一个CentOS。”也亏得张宏楷是联想G400,不然CentOS都安不上,当时内核只有3.X。“只有CentOS 6.5吗?也罢”

这次软碟通刻录没有反应了,百毒了一番知道了得使用win32diskimager来刻录CentOS,,但是各种教程都是dd,“这些人是S,B吗?”张宏楷就纳闷了,Windows哪来的dd?

花了半小时才刻录完,因为CentOS-6.5-x86_64-LiveCD.iso 就这样,USB 2.0 又很慢。

安装界面看起来很具有现代感。选择了Gnome 桌面和一些配件。没用的比如打印机都不安装。

分区的时候和以往Ubuntu安装都一样。

安装好了重启,张宏楷发现一个问题,黑屏了。

张宏楷百毒了半小时,最后一看亮度调节的Fx键想起了什么,按下了Fn+F3。结果神奇的事情来了,屏幕亮了……正是输入密码的提示框。

“我去……”

但是张宏楷发现WIFI用不了,一查网卡是BCM43142。要自己编译驱动,去到了博通官网下载了驱动,去百毒贴吧查到了一个帖子,是个羊头图标的人发的教程。

make是吧?张宏楷一通乱操作下去,发现WIFI变成了以太网。

发帖问;“那啥,我的WIFI在CentOS底下变成了以太网,然后拍照说明了一下”

过了好几天……

等会,该不会报错也要处理吧,原来那个羊头发的帖子他没有看完,make install了以为搞好了,结果现在一看不行。“原来还得改动几个地方” :

/home/zhanghongkai/packages/driver/src/wl/sys/wl_cfg80211_hybrid.c:2122: error: too few arguments to function ‘cfg80211_roamed’

改完以后,make install。加载内核modprobe cfg80211、modprobe lib80211、insmod wl.ko、modprobe wl。

“哦!有wifi了,哈哈!”

张宏楷仿佛比过年了还开心。

“让我看看更新命令是什么”

“yum update就行了吗?”那比Ubuntu那玩意简单多了啊,什么鬼apt-get那么长还不说,还有个-,破玩意难打的很。看看CentOS多短,就三个字母yum而已。

“不是我说,这CentOS的软件包也太老了吧,这个火狐版本才17.0.10,官方都30多了,安装最新的又不行,依赖都太新了,而CentOS的依赖又很老”

“怪不得用起来这么稳定,原来是都用老版本的原因”,张宏楷不知道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原因,老=稳定?

第六章 不如Scientific Linux

张宏楷总觉得CentOS不好用,因为包太老了,完全不适合当桌面用,搜狗输入法也是折腾了很久才安装上去。

“试试原版的RHEL(Red Hat Enterprise Linux)6.5吧”张宏楷认为是重新定制导致了其不稳定,但是在网上求爷爷告奶奶才得到了rhel-server-6.5-x86_64-dvd.iso,但是他想要desktop版本,找不到,后来才知道其实server是包含最广的,包括所谓的桌面版本。

张宏楷又掏出了win32diskimager,“果然,连安装界面都是一样的。”

安装好后又是祖传的黑屏,需要张宏楷手动调高亮度。试试yum 命令,果然和网上说的一样,需要订阅才能用源,订阅价格也就一年几万块。“不可能的,别想了”

张宏楷一想到CentOS就试图把CentOS的源换到了RHEL上面,yum update后,发现左上角的红帽子都变成了CentOS的Logo。然后重启,系统就挂了……

“不会吧,不是说CentOS几乎是100%与RHEL兼容吗?”

张宏楷有些绝望,没办法了吗?

他想到既然你可以重置RHEL,那么肯定也有别人可以。

百毒了一番,知道了有个重置版叫做Scientific Linux,是由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与欧洲核子研究组织合作开发的操作系统。张宏楷试图将他的源换到RHEL上,结果yum update以后也没有什么问题。而且用起来更加地稳定。

这说明CentOS对RHEL的兼容性不如Scientific Linux的高。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不用后者而去用前者呢?

“人云亦云罢了”

“为什么有yum 不用这些人非要用什么编译的方法去安装呢?软件源又不是没有他那个版本和软件?”张宏楷疑惑了。

“因为还有个EPEL,里面就有Nginx啊!”,虽然不太懂为什么这么多人去编译安装Nginx,但是看起来各种编译报错就让人头痛。

Linux安装软件=编译安装?

还有一堆s,B的编译教程,在CentOS上各种不明所以的编译教程,有那么多需要编译的吗?编译以后他以后怎么卸载?怎么升级?又怎么维护?

张宏楷终于意识到了百毒的问题了,总是引用一些垃圾的网站的垃圾教程。

张宏楷忍无可忍,“而且这些垃圾教程互相抄来抄去的,不胜厌烦。也不标注来源,似乎是某些公司要求他们这样瞎写的,可以加工资来着”

“我就纳闷了你有那么多新功能需要去开启?就非得编译去?”

张宏楷已经学完了整本《鸟哥的Linux私房菜: 基础学习篇》第三版,所以也不难理解什么是编译了。方才有了上述想法。

那本书写的也很啰嗦,大部分是没有必要写的,更没有必要看完,当成字典查阅即可。第三版也有些陈旧了,还是CentOS 5.X,内核还是万年不变是2.6X,需要更新了。

难怪张宏楷上课在看书都不玩手机了,还是个黑色封面的厚书。

Scientific Linux在国内的镜像站不是很多。但是这个镜像站的网速还是可以的。

“似乎还是有些无聊,QQ也装不上去,WPS也是,只有deb包,没有rpm包,似乎deb可以转换成rpm还有命令行,但是转换过来,依赖又解决不了啊”

第七章 Fedora?

在不断的重装系统的过程中,张宏楷发现他并不喜欢Gnome3这个桌面,而是更喜欢红帽的Gnome2风格,即使其本质上也是Gnome3,经过一番研究,张宏楷得知有个桌面叫做Mate,是专门为了延续Gnome2也就是GTK2风格而做的。

“这简直是为我定制的发行版,都说Fedora是地沟油,我今天以身试法看看”没错,又是一个星期四,正是张宏楷装系统的时间。

经过搜索张宏楷发现了Fedora竟然有不同桌面的定制版,就在spins.fedoraproject 里面。“下载就是了”

窗外的太阳依旧晒人。几缕微风拂过桂花,在行人心中荡起涟漪。好像将人们心中原有的阴翳也被洗涤清了。

“果然安装界面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个mate桌面也和红帽默认系统差不多吗,应该也是yum吧?”

张宏楷试了试sudo yum update,果然有所反应。

Fedora 还有个中文源,自己安装的是fedora 19。自称是“Fedora 中文社区 (FZUG) 创建并维护此软件源,为 Fedora 中文用户提供更为丰富的软件包。”提供了搜狗输入法,这是张宏楷导入这个源的唯一理由……

“不得不说输入法还得是搜狗……”

QQ似乎又成了一个问题,而所谓的wine连半成品都不算……

“这该怎么办呢?”张宏楷只得调出来了WEB QQ,虽然只有文字,但是也比没有强……

没过几天fedora 20就发布了,网上都说可以用命令更新,结果显而易见更新挂了……

Fedora的发布周期太短了,一年更新好几次,这让人没法用……因为稳定性难以得到保证,第三方软件的匹配也难,比如搜狗输入法……

张宏楷重装后又装不上输入法了。

都说fedora是地沟油,但是张宏楷觉得这就是个小白鼠测试版,每次会添加一些红帽想要在RHEL里启用的新功能在进行测试,测试好了就移动到RHEL里面供企业稳定版使用。

“这是招聘不到测试团队了吗?”

张宏楷以前觉得红帽系统系统软件老,现在好了新,天天更新。然后桌面时不时地会卡死。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错误。

那些说fedora稳定好用的人,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不是蠢就是坏”。就问一句话,大版本怎么更新?你不更新软件源就没得了!直接给你咔嚓了还怎么安装软件?换境外的源吗?呵呵。

还有很多软件也是基于fedora开发的,比如G400预装的linpus linux系统就是基于fedora的系统,难用的要死,自己为了防止崩溃还搞了一个所谓的还原服务,大概是为了搭配联想的一键还原,结果自己安了以后发现桌面的帮助图标都删不掉。

张宏楷发邮件给这家公司寻求帮助(这算软件三包),也爱答不理的,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帮助。自己想想,一个基于小白鼠发行版的系统,你怎么能够指望他有任何的稳定性可言?

“都是哪些蠢货说Linux比Windows稳定的?”张宏楷就纳闷了,那么多人说Linux比Windows稳定,怎么他没发现?“合着桌面被开除了呗?”那你也别用就是了呗。

你什么软件都没有安装,那能不稳定吗?你从来不写作业,那你作业字会写的很差吗?

第八章 搭建自己的网站

不得不说要搭建服务器,还是CentOS的教程最多,这一点连Ubuntu都比不上。

“要我说还得是CentOS”

“怎么搭建网站?”张宏楷查询得知要搭建一个网站,通常的做法是安装Apache http服务器、MySQL数据库和PHP。

因为nginx 要添加EPEL才有,张宏楷懒得加了……

还得用CMS就是网站内容管理系统(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以前听说过织梦,但是没用过,这次也不想用。随便搜索了以后找到一个叫emlo的CMS。只支持php5.X,mysql5.X。

服务器是学生机1块钱的,cn域名也是1块钱。张宏楷直接买了一年的,花了13块钱,也不用备案什么的。注册了个guomao2013域名。

首先安装putty,然后链接到SSH就可以了。

“好小,只有几MB。等会,怎么没中文,另外这什么破玩意命令复制都复制不了,真难用,有别的吗?”张宏楷觉得putty不好用,找了一番发现了xshell。

“这玩意挺好用的!”

首先安装Apache。名字还不叫apache,叫什么httpd。

张宏楷看了个教程,“哦,yum install httpd才行。”

“然后启动,service httpd start”

张宏楷看起来他没问题了。网站的DNS记录早就配置好了,打开网站以后发现了“Apache 2 Test Page powered by CentOS”。

“应该是好了吧!”张宏楷觉得搭建网站这不也很简单吗!

然后,张宏楷输入了

yum install php php-mysql php-gd php-imap php-ldap php-odbc php-pear php-xml php-xmlrpc

nano /var/www/html/info.php

添加了

<?php

phpinfo();?>

然后重启了httpd服务。service httpd restart

张宏楷打开guomao2013/ info.php后,看到了标题为PHP Version 5.3.2 的网页。

“最后安装数据库”

张宏楷输入了yum install mysql mysql-server

然后启动了mysql服务:service mysqld start

然后说要设置root密码:mysql_secure_installation密码设置后按了5个回车。

“这不也挺简单的吗!哦,还有开机自启chkconfig mysqld on、chkconfig httpd on”

然后是下载emlo的压缩包用wget(yum install wget)下载解压安装到CentOS上吗?“”

然后就进入了emlo的配置界面。配置很简单,就输入了mysql数据库的用户名和密码,端口号3306是默认的,不用改系列。

因为深受大数字的毒害,张宏楷觉得CentOS也需要安装一个杀毒软件。查了查只有ClamAV,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找到了一个叫安全猫的东西。

花了一段时间安装了安全猫以后,故事才刚刚开始……

“警告,你的服务器被洪水攻击……你的服务器被SYN洪水攻击……”

张宏楷纳闷了,刚搭建一天的网站有谁会吃多了攻击自己呢?他想起了那句话“自从有了杀毒软件,病毒就多了起来”。

“也可能是emlo有漏洞,而我安装了他,那些人顺着漏洞就摸过来了”

过了没半个月,网站突然502了。一百毒说是数据库有问题了。

“怎么回事!”

一登录后台就发现数据库登录不上了,密码输进去都没反应。

报错信息是禁止root登录,要求用mysql登录,但是张宏楷从来没有设置过这个什么所谓的mysql的账户,只设置了root用户密码,按教程重置mysql密码也登录不了。必须mysql登录。

“???”张宏楷脑子里有3个问号。“CentOS这是抽什么疯了?”,“好好的搞我mysql干什么???还好我的网站只有一个hello world”

“CentOS这个系统真是不可理喻!”

第九章 elementary OS

这几天群里有个妹子和张宏楷说“你要是能在G400上安上macos我就管你叫哥”于是他开始研究起了黑苹果问题。

张宏楷其实想在G400上安MacOS的,因为黑苹果听说体验非常地好。于是……

发现有个论坛叫近景论坛,里面都是吹牛的,学不到什么真本事,一个个骄傲地不得行,嚣张的很。结果看了半天帖子,屁也没学会,什么变色龙,什么四叶草clover乱七八糟的。“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研究mbr安装系统,真是离谱,win7又不是不支持UEFI”

是的,他在无聊的时候和G400群里人研究了win7的EFI,他发现安装系统并不是难事情,难的是怎么激活系统。最终从国外找到了一个kms软件才激活了系统。

MacOS的镜像还大的出奇,“这里面到底塞了什么玩意?一个镜像8GB,相当于3个Windows”,但是张宏楷他的U盘只有4GB,这可犯难了,于是又去买了个DT101 16G版本,也是红色的外壳。

刻录镜像还得用什么TransMacos,可以免费试用。但还得找学习版。

他用diskgenius一看,说道:“什么破玩意,EFI分区还必须大于300M,Windows这个不成器的,默认分区居然只有100MB,他让我从哪给他搞多余的200M?!”

加了个近景论坛的QQ群,去问问,因为总是启动不了,卡在滚动代码区域,因为过一会会出现五个国家的语言,所以他们管这种启动状态叫做“卡五国”。“大家好,我查阅了论坛没发现这种问题怎么解决,请问大家怎么办?”

没人搭理张宏楷。

“还是得靠自己,刚才自己是趁群里火热才说话的,结果他一去就冷场了”

没办法,看来段时间内自己是吃不上黑苹果了,别想了吧。

“对了,有没有长得像MacOS的Linux?反正都是换皮,都是一样的,用啥不是用!”

搜索一番,他发现最早模仿MacOS的Linux叫做梨子OS(pearOS),但是倒闭了,听说被法国一家公司收购了商业化了,不免费了。

但是很快张宏楷就发现有了替代品,替代品就叫做elementaryOS,名字很长,也是基于Ubuntu系统的,所以兼容性毋庸置疑。

张宏楷开始安装了,感觉和Ubuntu安装界面差不多,但是安装好了他就发现并不像MacOS,只是称得上是“不丑罢了”,对比那些丑得要死的Linux图形界面。

“我得拽个人过来问题,这有一点像MacOS的地方吗?而且选用的软件都奇怪,不是大众货色,都是小众的,显而易见这些软件小众并非没有任何原因,只是更加地难用罢了。”张宏楷无语中。

很快张宏楷就发现一个问题,鼠标容易出现好几个。一会有个鼠标光标就定住不动了。再挪开就仍然停在原地。

张宏楷还以为是自己的骚操作导致的,于是花了半小时重装了一遍elementaryOS,结果发现还是有这个bug。张宏楷发帖去问,结果大家都有这个问题,官方还花了几万美元去悬赏解决这个莫名其妙的bug。

“行吧,有这么大的bug在我下载之前也不说,有毛病吧!”

张宏楷遂删除分区之。暗道,垃圾系统。最后大喊一声:“呸!浪费时间”

第十章 deepin?呸!

Linux内核不分国界,Linux发行版分国家。于是也就诞生了许多所谓的必须加双引号的“国产操作系统”。

张宏楷对国产操作系统最初的理解就是那些用着MTK处理器的山寨机,以至于现在张宏楷都把MTK和山寨二字挂钩,坚决拒绝购买MTK手机。那时候的操作系统叫斯凯冒泡系统,还有个雪鲤鱼平台。

这两个平台都有SP暗扣费的问题,但是通常的最简单解决办法是修改软件中心号码,改成另外一个假的软件就会以为自己扣费了,张宏楷现在提起来都觉得咬牙,一个游戏进去要4块钱,后边的各种操作还需要4块钱,就是要发2块钱扣费短信发4条。

后来还有个大神开发了冒泡修改器,直接把价格改成0就可以了,连软件中心号码都不用改了。

这就是张宏楷对国产操作系统的最初态度。无喜无悲,就希望有人能把扣的钱退给他就是了。

后来手机都是JAVA平台了……也就没国产系统什么事情了。

早年间的国产系统号称100%原产,然后有个人用论文的方式对其进行了代码审查,发现和FreeBSD 95%重合。那个系统叫麒麟系统。

后来有了红旗操作系统(从时间上看是先有的),但是张宏楷发现这个系统虚拟机竟然运行不了。“本来就想虚拟机试试的,结果还得物理机啊!”

红旗看起来是LFS(一种从0构建Linux的方法)做的,安装了以后没有wifi,也没有以太网卡驱动,就是插网线也用不了。“好家伙,插网线也不行了吗……那只能再见了……”

后来出了个系统叫COS系统,号称统一手机和PC,宣传的很厉害。但是被别人称作“copy other system”。事实上连copy也没有copy,吹到了几年以后也没有看到一行代码……完全是在放卫星。

“Deepin是国产新星!我用过的最好的操作系统!”

张宏楷在B站看到了这个视频。

“那就试试?”

张宏楷去下载了镜像,用深度提供的刻录镜像开始刻录。启动进去发现是界面很花哨。“就是不知道实不实用”

安装的时候提示“安装失败”

张宏楷:“???”

重启后发现实际上是安装成功了的。

然后开始把windows的字体文件打包复制到deepin上(已经在win上压缩好了),一复制,deepin就卡死了。

“666,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国产操作系统?这纯粹还不如Ubuntu”

复制完也卡死在那里。据说他们的桌面是用HTML这种东西写的,程序员水平参差不齐,所以桌面卡死很正常。

“那来升级试试吧!”

sudo apt update && sudo apt upgrade

更新完了,重启,进不去了……

过了几天再一看deepin官网,说是他们的bug导致的,提供了修复命令。

“你发行之前都不自己看看自己的更新会不会导致用户进入系统吗?你们是没有软件测试团队!”

“你现在和我扯更新有问题,还扯什么?你现在说这个有用吗?我两嘴巴呼给你!”

deepin?呸!狗都不用。

第十一章 洗发水

B站又有人开始吹嘘Linux发行版了,这次是ArchLinux,号称是桌面用户最多的Linux发行版,几乎是人手一个?每到一个Linux群里都要一堆人的群名片写着ArchXXX,和邪教一样。

张宏楷认为还是先安装体验看看吧,以往都是“吹的神乎其神,用起来不咋地是常识”

“不觉得怎么样,只觉得好厉害的样子。”张宏楷想试一试。找到beginning 教程,大概看了看,第一步是需要分区,还是用的命令行,一看就是闲的没事干,Ubuntu的gparted不够香吗?

于是张宏楷掏出了DT 101 4G版本刻录了个Ubuntu,进去以后把分区分好,还是老样子,一个/分区,swap(交换分区)这次打算分他8G,都说是内存X2,4G的两倍自然就是8GB了。虽然这个分区好像现在是没什么用,他也不知道这个分区是干什么使的。

“哦,分区完了就是挂载,然后是安装基本系统,然后配置ZSH,为什么不是bash?”张宏楷对此表示疑惑。

没什么难度,花了2个小时就装好了……

桌面自己的是Gnome3,还是强行的systemd,“命令好长啊,systemctl 1234……这都9个字母了。”

张宏楷一看Gnome Shell版本号还挺新的。“还凑合”

然后他又用pacman命令安装了一大堆软件。什么Gparted啊,什么搜狗输入法啊(这个得导入第三方源)。Arch的安装过程不算简单,但是也不算太复杂。但是使用体验确实不怎么地。

“这个系统为什么总是莫名其妙的卡死,只能按关机键才能强制关机,和deepin一个毛病。”本来张宏楷以为Ubuntu的unity桌面就已经够卡的了,没想到啊,没想到。

这就是你们吹嘘的比Windows的好用的Linux?自己什么没发觉出来哪里好用呢?这不是只能安个WPS吗,还缺少一堆字体不知道怎么安。

勉强用了几天,这破系统可以说是天天有更新,每次更新一大堆,不知道什么玩意。

更着更着就和deepin一个毛病,挂了。直接kernel panic了。“Windows蓝屏他还能自动修复呢,你内核慌了就不能修复了?可见Linux的桌面系统稳定性”

“就这点稳定性还想取代Windows,更新都能更挂,而且没有补救方案,这怕是没睡醒在做白日梦吧。”

“我算看明白这个什么狗屁Arch了,看起来好,不中用。”张宏楷认清了洗发水的真面目。“你安装的软件越多,他就越不稳定,你越更新,就离系统崩溃越近一步。”

难怪这么多人都在吹什么ArchLinux,一个系统的用户越多,越接近所有人的平均水平。“真不明白有什么可吹的。”

张宏楷觉得凡是吹嘘这个系统的,多少沾点那个。已经不能用蠢和坏来说明他们了,他们早已经超越了二者的边界。

还有一群初中生在吹VIM的神奇之处,自称将其搭配到Arch上的一打助攻。然后一看他们的项目列表花里胡哨,都是在重复前人的工作,俗称就是在造轮子。

也是,你要是真有本事那去写一个C语言的编译器啊。

AcrhLinux?看看还行,用就免了。

第十二章 闭嘴吧!巨苣,给好人腾个地

找来找去,刨除了那些基于Ubuntu、Debian、RHEL的系统,找寻那些是自己定制的Linux发行版,最终张宏楷找到了这个被誉为元发行版的贱兔——Gentoo Linux。

只叹芸芸众生苦,不知自己也是其中人。只吹Windows垃圾,不言Linux的panic。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Gentoo怎么安装?这个handbook怎么都是英语,一步一步按着来也不对?

张宏楷纳闷,按理说自己学习了私房菜以后,就应该不会在安装系统的时候遇到什么困难了。怎么现在连个系统都不会安装了?丢楷了。

张宏楷把Handbook下载下来反复读,但是不得其法,最终注册了一个wiki的账号,决定由自己去翻译Gentoo 的wiki。张宏楷花了几个周的时间翻译了systemd章节和全部的handbook章节。

翻译期间还有人给他发邮件问翻译的问题,说自己翻译的章节被改动了,但是张宏楷给他回邮件问他翻译进度他就立刻不说话了。“你的翻译进度都是0,你还好意思问我?”

“Linux社区这群人都这么搞笑和不讲礼貌吗?和那个问自己知不知道HTTP的Linux中国的管理员一样搞笑,他自己懂吗?”

作为一个管理员在群里的唯一作用就是打击和吹嘘。这就是他唯一的作用。自己会这些显得自己牛|B的很啊!你们都不会的干活!就我会,你个小垃圾!

那试问你建群的目的是什么?为了方便你们各位大佬互称“巨佬”?张宏楷就纳闷了,怎么傻|B就这么多?那些真正牛的大人物会在一个群里刷自己的存在感?你不帮助别人可以闭嘴,给好人留个位置就可以了。别浪费了好人的位置。

正是这些真正的垃圾,脏了Linux社区。污秽了UNIX哲学。

只知道吹嘘,对社区毫无贡献可言,张宏楷好歹还翻译了wiki,这些互称巨佬做了什么呢?打击新人,外加吹嘘自己的“傲骨”?、

张宏楷管理学的老师就说过:“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有些人就喜欢把自己手中的一点点权力发挥到极致,以突显自己的存在感,这些人你去搭理他你就是输了。”

这些所谓的巨佬颇有多年丑媳熬成婆的模样,当自己当了婆婆就开始疯狂压榨儿媳。真是好笑呢。

按照沈腾的小品来说就是“你不帮忙就给好人让个位置,你也不是多么牛|B,地球缺了你就转不动了”张宏楷感叹道:“你给好人让个地方吧,我牛|B的‘巨苣’们!你们可以闭嘴了”

他就一点点小小的权力,偏要把他发挥到极限。正是这些“畜生”长期把持Linux境内组织的上层,才导致了今天的式微。他们几乎把全国的Linux组织瓜分干净,以至于新人进去好像和进了狼窝一样。

同时我要劝告那些还想加入某某Linux组织的新人,这些巨苣一般都是垄断了最优秀的教育资源,编写了一堆造轮子的没有用的程序,群主为了笼络这些“畜生”,授予其管理,实际上群里根本没有别人说话的位置,是“畜生”与发起人共治Linux社群。

他们无恶不作,不仅仅是毫无贡献,更是迫害新人,杀人,司空见惯!用他们那把隐形的锋利地到割裂了Linux社群与新人。

你想反抗?不行!你要么被逼叫他巨佬巨苣,被其侮辱,要么自己自力更生,自己学习。他们的特权就到这个地步,就嚣张跋扈到这个地步。

大量的巨苣占领了Linux社群,社区。这整个Linux开源界都已经被他们污染了。没救了。学问很大,但是无恶不作,对社区毫无贡献。

第十三章 水电工与巨苣

张宏楷很气愤,因为学校的水电工和他说学校有规定,气温不到多少度不能开空调,为此把空调的电源线都剪断了直接接入了电闸。

但是他这个规定根本没有考虑到人多的情况,比如在大礼堂,一共近上千人,温度明显会有所上升,不开空调根本就是和蒸锅一样。

“我就是不开!这是学校的规定”

张宏楷说道,“是哪条规定?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编出来的”

等到这堂形势与政策的大课上完,空调也没能打开。

张宏楷直接去了后勤投诉。

水电工的权力有多么地巨大?他们的权力和这些所谓的巨苣权力一样大呢!

Linus Torvalds是Linux的创建者维护者(仅谈内核),他在以前说过:“现在的 Linux 社区已经是一个肮脏的泥潭(The Linux community is now a dirty quagmire.)”。

Linus 的话很对,不仅他们开发者的社区是一个肮脏的泥潭,就连使用者,国内的使用者的社区也是一个肮脏的泥潭。Linux社区从头到尾,从根子里到外散都是一个泥潭,一个肮脏到了极点的泥潭。

一个小小的水电工,能有多大的权力呢?他偏偏要把自己的权力发挥到极致,以彰显自己的牛|逼之处。这些所谓自称的Linux国内的社区的管理员们,又何尝不是?他们看不起没有梯子的人,也看不起那些使用Ubuntu的人,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鄙视链(deepin除外,这个用户水平真的不高)。

张宏楷加了个USTC的什么TG群,进群方式也很诡异,是去查域名的TXT记录。显而易见,如此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入群门槛。

“但是门槛真的提高了吗?”

里面的巨苣为什么越来越多了了呢?不禁引起张宏楷的思索。这些人不也是从Ubuntu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吗?他们难道忘记Ubuntu中文论坛的那句话了吗?

——“我们都知道新人的确很菜,也喜欢抱怨,并且带有浓厚的Windows习惯,但既然在这里询问,我们就应该有责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而不是直接泼冷水、简单的否定或发表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的帖子。乐于分享,以人为本,这正是Ubuntu的精神所在。”

巨苣们是不是忘记这几句话了?巨苣们把所有人,所有问题都当做他们口中的“伸手党”,我不否认,一些问题是愚蠢的,比如apt怎么卸载软件。因为此类问题往往通过搜索引擎就能解决。

张宏楷又想起了那个所谓Linux CN的管理员问的那句话了,“你懂HTTP原理吗?”很明显这个人和那个水电工是一样的,没有我你今天就是用不上空调,气死你。我会我能就是不告诉你,你气不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水电工能有多大的权力,但是他的工作又是什么呢?一个群的管理员,如果不帮助群员解决一些依靠他自己无法解决的困难,那么他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把发小广告的人踢出去吗?我不否认他有这种作用,但是实际上他也根本不会管理这些杂物。

也就是说这些巨苣们,除了嘲讽新人,污染Linux社区以外,别无长物。Linus说社区脏了,依张宏楷看,就是这群畜生干的好事,不对是巨苣。他们视开源精神为无物,以自己牛|B而骄傲,却对整个社区毫无贡献反而又来污染他。

第十四章 我很忙

“我打算根据你写的小说改编一个游戏。你看看怎么样”一个网友和张宏楷说道。

“我觉得很好!”

第二天。

“你看看我改编了一下剧情,你看看怎么样?”

“你别烦我,我很忙,我还要上班”

张宏楷直接删除了这个已经有几个月的QQ好友。让他自己忙去吧,忙着会见美国总统川普还是准备接见奥特曼?你忙了半天是为了给老板过年换车吗?

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人,说自己很忙,其实碌碌无为,只是用塞满的日程表来麻醉自己而已,从头到尾到底忙了些什么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不是你自己说的项目?怎么还成了我打扰你了?你这不是倒打一耙?”张宏楷懒得和他说,直接删了完事。

让他好好的去忙。

碌碌无为的充实才是真正的空虚。

静下来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东西,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空想虽然不能创造生产力,但却是决定方向的至关重要的一个节点。

从不思考的人怎么会仰望星空呢?他只会说自己很忙罢了。你再忙有美国总统忙?有教皇忙?

借口而已。

张宏楷看得很清楚。

仰望星空可能会掉进猎人设置的陷阱,但是也可能会预测到明年的橄榄收成。

虚幻的忙碌,才是真是的浪费时间,消耗生命,以至于从头到尾都是一种形式主义,你满足了一种形式的充足感觉,却不去想想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生活,真正的生命之意义。

忙这一字恰恰说明你不忙,只是为了逃避血淋漓的现实,一个只要花上几分钟思考就会得出了的真正的现实。

一个人会有很多梦想,也会找种种借口去自己泯灭这些梦想。忙就是一个最好不过的理由了,看上去最具有正当性了。我忙着上班,没有时间照顾父母,没有时间陪陪孩子;我很忙,我忙着为了生计奔波,我没有时间去学习C语言;我很忙,忙到那个脚后跟都快碰到那个脖子了。

那人们还能说些什么呢?毕竟每个人都是要吃饭的,不吃饭就会饿死。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既定事实。

但是你的忙碌到底有什么意义呢?给你自己带来了什么呢?

张宏楷很小就知道一个道理,就是所有的道理都是放屁,都是没有用的屁话。

他不知道他在瞎忙吗?是的,他不知道。很少有人知道自己在瞎忙。张宏楷参与了学生会的工作也很忙,他到底忙了些什么呢?到头来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组织了一些形式主义的会议,还得逼迫他人签到凑人头。

张宏楷忙不忙呢?这有什么意义呢?纯粹的浪费时间而已。

也许只是一个借口罢了,他根本就不忙,也许他忙着打LOL也说不定。反正都是很忙,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今天在格子间一个个的白领和一百年前的纺织女工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希望从来是扎根在自己心中的,但是忙,无意义的忙却使得她干涸枯萎。

第十五章 青城师范学院学生会

“也许是个机会去改变一下自己?”在学生会的摊位点领取了一张学生会的申请表。

申请原因一栏,张宏楷填写了:“希望能够加入让我去去修改一下学校的官网,他甚至连HTTPS都没有。”

申请表还需要十个人的签名,他去楼上找了个十个不认识的人签名,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无非是觉得有些尴尬罢了。

更何况他不是自己一个人去的,还有他的室友,他的室友叫做陈铭。陈铭在军训后的班长选举中成功胜出,当选了国贸二班的班长。也就是张宏楷的班长。但是他也想加入校学生会,张宏楷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面试很快就开始了,一位学长问学生会的口号是什么?

张宏楷抬头一看,口号就在墙上写着呢……

张宏楷只能说不知道。

一位长发学姐问道,“请问你觉得学生会成员和普通学生的等级是什么关系?”

那位学长又说道:“你关注了我们学生会的微信公众号了吗?”

“学生会新生选拔过程中你们只有两次请假机会。”

一般的培训时间都是中午或者星期四下午。但是好巧不巧,这一天星期四辅导员忽然通知国贸二班的班长陈铭和他说上边有人检查,要他们去做做样子,上一大节自习课。

“走啊,张宏楷,去参加学生会的培训!”

“但是不是不能逃课吗?有纪律委员在查人,还要点名。”

“走啊,你不去算了”

……

直到期末的时候,纪律委员李佳佳发出了出勤情况表让大家核对,张宏楷发现自己有请假一次的记录的时候张宏楷才知道,其实陈铭是给他请假了的。

于是很顺利地,张宏楷收到了加入学生会的短信。“祝贺你通过了学生会薪火计划成功地加入了我们,请于10月22日晚8点到学生会,收到请回复姓名”

张宏楷过去了,发现屋子里有个椭圆形的会议桌。拿了几个塑料的凳子,进去,发现是两女一男三个人,一个正部长,两个副部长。

然后发现其实是叫学习部。因为张宏楷心里只有学习。

他们说要响应校长的号召,每天6点半点早起做广播体操,并由学生会号召,由此响应全校所有人。

根据张宏楷的了解,现在这么做的除了计算机学院和体育学院没有别的学院了。计算机学院和体育学院每天早上7点就开始围着他们的教学楼跑圈……

“好像是个坑”

由此校学生会每天周一到周五每天早上都举行广播体操活动……

这也有个好处,就是张宏楷宿舍的里的人可以吃到早饭了。或者说可以早点吃饭了,顺便也不用花时间去食堂人挤人了。

至于学生会学习部的具体工作就是举办各种形式主义的活动,只要和学习不沾边的都归他们管。比如举办一系列讲座,举办读书活动,模拟考试四六级等等。

实际上也就是一周花2天晚上6点去开会,拿一个小本子记录上说了些什么东西。其实也就是对于那些讲座的具体安排。

一个部长学姐问大家有什么想法,张宏楷说他觉得没有安全预案。学姐问他,“你觉得会出现什么安全问题呢?”“万一灯泡掉下来怎么办呢?”

第十六章 志同道合难

张宏楷看到这个学校里并没有什么关于计算机的社团,唯一的一个好像只是帮人们重装系统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你有什么想去的社团吗”室友孙斌问道。

张宏楷回应到,“并没有什么想去的,我们能不能自己创建一个社团,我当会长你当副会长?”

然后张宏楷看了看青城师范学院社团规定发现,需要一名教授担任指导老师挂名才可以。上哪里去找这个老师呢?毕竟张宏楷并不是计算机学院的学生,也不认识相关的老师。至于他们专业的计算机基础课那个老师很忙碌的样子,他在中午发给老师在吗,老师在晚上1点半才回复他。

“看样子的确是很忙了。”

但是没有这么简单,想要成立一个社团还要去学校的社团联合会参与答辩,论述自己社团创建的意义云云;撰写社团章程,每年社长还要参加培训,每次的社团活动必须有记录,就是授课记录。

青城师范学院大学生社团联合会名义上隶属于青城师范学院校学生会,其主席同样担任校学生会的副主席。但是他们是独立的,有自己的指导老师和一套班子。

“成立一个开源社团果然很麻烦吗。”

而且张宏楷也在想,没有人参与该如何呢?就自己一个人还是粗通Linux。

最终张宏楷还是不了了之。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万事开头难,中间难,结束更难。

最终张宏楷选择加入了大二学长陈寅创建的创新创业组织。

是辅导员组织起来的一个院级的社团,隶属于数学与经济学院。就是国贸二班直属的那个学院。指导老师就是辅导员于成。

陈寅说要每周开一次会,有自己一个小办公室在教育学院里面。虽然有点小,只要几个二十几个平方米

说是要以世界大公司为准绳,或者营销模式。每次每个小组写一个PPT分析出来。具体公司由自己小组决定。因为进社团进的晚,张宏楷没有社团铭牌,说是让会计张雪怡去催了。

第一次张宏楷分析了免流软件的原理及运营模式。

第二次活动分析张宏楷做的是中国移动SP暗扣费问题。

第三次的时候整个社团就再也看不见了。

第二次的时候学长陈寅还说下次要请辅导员和已经毕业的学长出来评价张宏楷他们,并且分析一下创业形式。

最终张宏楷也没有得到那个铭牌,也再也没有见过张雪怡。

最后从室友陈铭那里听说辅导员于成和学长陈寅一起搞了一个公司,经营一些没有资质的劣质化妆品。于成是拿校外的人的钱入股并且控股,自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相反还能赚钱。比如公司需要采购沙发,就直接从自己家里拿过来卖给公司。

提及为何社团停止了实际活动,陈铭说陈寅说人都不做事,都不听他的,一点也不团结,都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事情所以社团根本维持不下去。

张宏楷也不想说些什么了,起码他觉得感觉起来还是可以的,自己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第十七章 只怕睁眼金刚,不怕闭眼睛佛

常言道,只怕睁眼金刚,不怕闭眼睛佛。这是什么意思呢?张宏楷早就在水电工那里领教过了,在所谓的Linux社区又领教了一次。

很多人慢慢地就走散了以至于再也没见过……

在翻译完Gentoo的文档以后张宏楷基本掌握了这个系统,一开始你就要决定是用Systemd还是OpenRC,二者只能选其一。

安装Gentoo需要一个liveCD的Linux环境,使用GentooLinux项目提供的LiveCD是一个最差的选择,最优选择是使用Ubuntu的LiveCD。

不仅仅是因为他有图形界面,而且因为有很多优秀的工具已经预装,比如分区软件gparted。

然后分区,也是EFI分区不用动,分一个/分区,然后8GB的swap,因为G400的内存只有8G,gentoo的软件需要编译,大型软件比如QT5,chromium编译的时候会造成内存溢出,而最简单的解决方案就是使用swap。

Gentoo的内核是需要自己编译的,有很多选项或者说大部分都是没用的,唯一需要选的就驱动,包括显卡驱动和systemd必选的,这个勾选一个就都开启了。还有intel网卡驱动。其他就是要注意如果使用的是EXT4或者btrfs,内核是默认没有编译进内核的,而是模块的形式提供加载,这样是不可以的,必须编译进去。

张宏楷花了些时间才把openrc的基本系统转换为systemd化。因为当时还没有systemd的stage3提供下载。

关键是要选对profile文件。选完了就要重新编译软件包。这时候如果运气不好就会出现循环依赖的问题,这个循环依赖很难解决。A依赖B,B依赖C,C又依赖A。当然这是最简单的循环依赖……

这个系统不难安装,就是有些花时间罢了。

使用起来和别的系统也没什么区别,直观来看就是稳定,软件包经过充分地测试却不影响软件包的版本迭代。

但是这个系统的问题也很明显,没有官方的二进制包源。大多数软件都需要通过编译安装,非常地浪费时间。而且一旦发生软包编译出错的问题,自己通常情况下都是无法解决的。

也就是说根本是安装不上去的。而且这个系统也分稳定版和测试版就是~。但是一些包会经过长期地安装也不会进入稳定版分支。需要打上许多地标签才能够安装上,为了少数一些包,会破坏整个系统的稳定性。

这个系统如果一个月不更新那就会出现无法解决的依赖循环。听说以前豆瓣的服务器运行着Gentoo Linux,事实情况张宏楷不得而知。

至于Gentoo的所谓中文社区,张宏楷可是好好地领教了一番他们的优越性。一种莫名其妙地优越性。一小撮精英分子的集散地?

仿佛群里是他们的一个游戏竞技场。

这些人要是真的闲的没事干怎么不去翻译一下Handbook 或者wiki,要是这些巨苣们觉得翻译文档没技术,那就去移植软件也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情。也何尝不可呢!

事实上他们一件事也没有做。这就是所谓的睁眼金刚吧。他们已经糜烂到了一定地地步了,而且新人也不敢说话,只要你反对他他就把你“请”出去。张宏楷就是这么被踢出去的。

第十八章 不懂何为开源却大谈开源

“你写小说为什么不用LaTeX,为什么用word?”

“你凭什么说LibreOffice不兼容word,你怎么不说ms word不兼容libreoffice?”

“自由与软件基金会的‘Free’的意思就是免费,不要钱。”

“为什么你不用GIMP,去用PS。”

以上种种就是张宏楷看到的一系列笑话。他自己说的那些东西有可用性吗?

小学生说libreoffice好用,于是张宏楷去安装了一个,先不提反人类的界面设计,就说他10分钟崩溃了3次,连崩溃前的编辑记录都没有,“这玩意也是人能用的?”张宏楷不禁感叹道。他甚至没有小一小二四号字,只有12345678这种东西。

小学生说LaTeX好用,张宏楷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对于一个文字工作者来说这东西有什么好用的。

小学生说gimp比ps好用则更是无中生有。

小学生说Free是免费就更加是谬论,Free是自由而非免费,也就是说收费开源是被允许的。微软的开源模式就是这样的,微软事实上并不是闭源的,他是有条件的开源的,条件是购买一定数量的Windows副本,而且有正当理由。还有人说Windows是闭源的,说明这个人不仅不懂Windows,更不懂什么是开源。

说他是小学生都是侮辱了小学生,这就是一个脑瘫罢了。这就是苦难哲学简称闲的没事干,在那造轮子。

这种人比那些巨苣更加令人感到恶心,他不仅没有技术,还在那里半瓶子水晃荡。

他举例Windows似乎是一无是处。事实上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

张宏楷举例NTFS文件系统,这个文件系统是Linux一辈子都做不到的。这个文件系统的稳定性远远超过所谓的什么xfs ext,更不要btrfs了,那就是一个笑话。至于zfs 这种文件系统更是好笑,设计上只能扩大文件分区,无法缩小。

NTFS 无论你怎么意外断电他都能顺利开机,反观Ext这种东西根本没有可靠性可言。

最令他们忽视的是Windows的兼容性。

2021年代的 Windows 11,甚至还可以运行26年前windows95程序,而且更甚至地是不需要重新编译源码。

这是任何一个Linux系统都做不到的,他们甚至连几天前的程序都不能够兼容。

他们的程序会依赖特定的C库,依赖特定的内核版本。而这些都是改不了的,除非你的gentoo。就算是gentoo也不是能够任意选择的。Linux程序也有兼容性?这就是一个笑话罢了。

还有人说Linux软件不需要兼容性,哈哈哈哈,看看这些开源小将多么荒谬吧!

不要提及Macos,那是苹果战略性的不兼容,而且他相兼容就可以兼容,老的软件有老的行为,新软件有新行为。

Windows的图形界面的稳定性是Linux一百年也达不到的。Xorg和他所谓的替代品wayland就是两座屎山。

开源软件根本上就是违反软件工程的,因为其第一步就没有进行用户需求设计,他们才懒得管用户到底看不看得懂Libreoffice那一串二十几个没有介绍的图标是什么作用的,他们才懒得管你到底会不会编译程序。

这些小学生连以上这几点常识都没有就出来半瓶子晃荡,叮铃咣当乱响。

第十九章 林杏儿

两位女部长之一的王佳(副部长),在会议上强调,“你们和学院学生会的部长是平级的,因为我们是校学生会成员,你们就加他们的QQ负责和部长们沟通就可以了。注意态度要好一些,不要因为你们平级就不把人家当回事。”

听到这里,底下开始嘀咕了起来“那学院学生会成员不是比我们低一级,那怎么算,低一级已经是普通学生了。”

王佳听到了眯眯眼也不说话。负责记录的王文亮也停笔了。会议到此结束。

解散。

学生会在还内部的培训期间,也就是要熟悉常用的公文格式,掌握格式调整等方法。

——来自临时会话“夏沫未已”的消息,“楷哥,你会不会公文格式调整,能不能帮下我啊,我不会操作,我现在在网吧,你能过来一下吗,我已经自己弄了两个小时了,还是不会做。我请你吃黄焖鸡米饭。”

收到消息是张宏楷展开了自己的回忆,这是个女生,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叫林杏儿,是一个比较有诗意的名字。她比一米八高的张宏楷矮一头。

上一次看到她,留给自己的印象是一个穿着比较暗淡的短红色格裙的女生。上衣是一个米色的短袖,有些偏黄。看起来有些柔弱。

张宏楷刚刚下课,出于各种理由就回复看:“好,等一会,我这就过来,你在那个位置”

“我在学校东门的‘尚上网咖’一楼,我在门口等你啊,我手机没电了,你快一点啊,谢谢你了”——夏沫未已回复后头像就变黑了。似乎是响应了她刚刚那句话,手机真的没电了……

约摸着花了七八分钟,张宏楷从计算机导论课程的2号楼(计算机实验楼)到达了东门的网吧。

远远地看到,在青城师范学院东门北角有个红色的人影,有点陌生也有点熟悉。

张宏楷走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杏儿说她手机没电了,也没有带充电线,表示了歉意。

“楷哥你知道怎么安装这个字体吗?这个网吧的word有点问题”

张宏楷看了看,字体已经安装上了。再看看要求:“标题:方正小标宋简体,小二号字加粗;正文仿宋GB2312,四号字;一级标题楷体……”

在调整完格式后,张宏楷用她的QQ加了自己好友,然后把文档也给自己发了一份,因为不加好友发不了文件。

林杏儿也没说什么。“下次请你吃黄焖鸡米饭,我手机没电了,没现金了。”

张宏楷回应道,“不用了,都是小事情,我也给自己留了一份不用调整格式了。”

孙斌问道,“你刚刚去哪了跑的那么快”

张宏楷说“我口渴的不行了,去买了瓶矿泉水喝”

“哦,怪不得跑那么快”。说罢,孙斌继续打游戏,他正在玩《黎明杀机》,是一个逃避杀手开电机的游戏。以前孙斌和张宏楷讲过。

打开自己的电脑——G400,张宏楷接收了夏沫未已发给自己的文件——新建文本文件2.docx。

打开检查了一番发现格式都严格按照部长们的要求改了。

第二十章 耸肩

回宿舍的路上,林杏儿走在前面,张宏楷稍微落后于林杏儿。

忽然拿着黑色大理石封面的《计算机科学导论》的林杏儿停住不动了,耸了耸肩。转过头来发现张宏楷正纳闷自己为什么停住不动了。林杏儿脸有些发红。

张宏楷莫名其妙。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要不你就先走?”林杏儿小声说道。

张宏楷回复到,“哦哦,好,那再见”

“这女人还真是莫名其妙啊”,张宏楷拿着绿色封面的《Office 2013与windows 7基础》感叹道。

到了宿舍以后,他也收到了林杏儿发来的表情包,谢谢。“似乎收到好人卡了呢”张宏楷默默说道。

孙斌戴着耳机打黎明杀机,也听不见,“你张嘴不说话,你说啥,大点声!”

“我说该吃饭了!”张宏楷大喊了一句。宿舍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陈铭公务繁忙不知道去哪了,其余人也不知道去哪了。

“哦,等我打完这把还有五分钟。” 孙斌回复道。

张宏楷把那本《Office 2013与windows 7基础》随手丢在了桌子上,盖住了他的手机。

孙斌摘下耳机拿起手机说“走”。

于是张宏楷和孙斌准备去食堂吃饭了。

青城师范大学一共只有两个食堂,一个在东区一个在西区。东区普遍反应难吃且贵。但是由于懒得走,就只能点外卖或者憋着去东区了。

张宏楷他们的男生宿舍在西区十六栋,离西区食堂只有几百米的直线距离。西区食堂名字叫做青城源,一共有三层,一二层是普通的食堂,第三层不是教师食堂而是小餐馆,还有个小型电影院之类的东西。

简而言之,一般人只会上一楼,最多去二楼,三楼只有学生社团团建或者班级活动的时候才会去,有些青城师范大学的学生在大学生涯中都没有去过三楼,甚至不知道三楼也有食堂。

常言道,劣币驱逐良币,在学校食堂也如是。受欢迎的店往往第二学期你就找不到他了,或者没有那道菜了。

本来有家店叫做隆江猪蹄饭,那家店的猪蹄味道一般,但是肉末茄子却实在是一绝。但是很不幸地是,当张宏楷吃的上头的时候,这家店的招牌还在,人没了。这个摊位没有一个人了。

属实是劣币驱逐良币,当用外料包的商家变多的时候,那些真材实料自己做的店家就会被市场所驱逐。

还有瓦罐汤勉强能够入口,前提是再加上一块钱一个的鸡蛋,还需要自己剥壳。“真不愧是瓦罐汤啊,一点肉都没有,对得起这个名字。”张宏楷用勺子捞了捞说道,只捞出来了几块骨头,没有半块肉。

“凑合吃吧,没钱点外卖了。”孙斌也无话可说,除了苦涩自己没有别的感受。

配菜是土豆,不入味,没有一点味道。仿佛在吃窝头。

他看着孙斌吃着吃着就不动了,把两只手揣进了裤兜里,过了一会就伸出来了。

“你在干啥”,张宏楷问孙斌。

“调整位置啊,还能干啥。”孙斌诧异地说道。

“调整位置?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东西”张宏楷心里想到,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

第二十一章 悲哉,蜉蝣!壮哉,浮游!

“忽觉生命之无常

世事之无赖

顿时感慨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感叹浩洋之雄伟,可怜星辉之闪耀”

——题记

即使面对着大城市的钢筋水泥模样的棺材房,抬头不见天,低头不见土,也仍然有数不尽数的城市精英阶层为之奋斗;

即使目前80%的汽车都是自动挡,未来除少数领域,甚至手动挡将会被全面淘汰,在学车的时候无数的人也要挤着去学手动挡;

即使自动量程的万用表价格甚至比手动量程的万用表还要便宜,也要疯了一般去买手动量程的万用表;

张宏楷越发觉得青城师范大学校学生会的存在没有意义。

学生会举办的活动大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除了浪费时间,即使张宏楷是筹办者也如是。因此大部分人都在底下玩手机,有的手机没电了就想办法逃离会场。

“张宏楷你站在这个门的出口,想走的人问下他是哪个学院的再让他走。”张宏楷听了唯一男性副部长——刘家龙的话守在右侧大门这里,犹如一个门神。

在举办励志故事会邀请学长学姐讲故事的时候,有个学生因为座椅被剌伤了大腿,张宏楷认为应该留下他的电话号码,方便以后联系,毕竟是因为他们的活动才造成了那位学生的受伤。

“这位同学你怎么了”张宏楷还没有问他是哪个学院的,那位同学就抢先说道:

“都是你们的椅子把我的腿划了一个口子,我现在要去医务室。”两个人搀着他离开了旧图书馆3楼楼顶的2号报告厅。

身为副部长的学姐王佳却告诉张宏楷“你不要去联系他,万一他找我们赔钱怎么办呢,谁来出钱呢?”

不得不说学姐的考量是有意义的,那么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呢?

浮游与天地,可谓是一滴水与长江的区别,没有一滴水的积累,长江永远也不可能成为长江,但是少了一滴水的积累,长江也仍然是长江。

譬如这天地,浮游的生命只有早晚,没有四季之分。譬如人类文明,真的是永不落幕的吗?人类作为一个种族,其灭亡也注定是必然是一件事情。那么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FreeBSD作为一个操作系统,其结束也是一个注定的事情,必将被新的操作系统所取代。甚至有一天会像世界上最安全的操作系统——OpenBSD一样,因为交不起电费而面临着init 0的悲哀。

张宏楷接触 FreeBSD 是从一个叫实验梯的地方。那里的教程写道,常见的Linux有FreeBSD。顿时,张宏楷发觉这个实验梯的水平不会太高,发展也不会太好。

这虽然是一件小事,却代表了其水平不高,课程缺乏审校的事实。

张宏楷他们只负责清理会场的卫生,至于会不会有座椅割伤人们,实在无能为力。也许这就是张宏楷所强调的应急预案吧。谁也不能否认灯泡会掉下来,因为只要牛顿力学还在其条件内作用,灯泡就必然会掉下来。

任意两个质点由通过连心线方向上的力相互吸引。该吸引力的大小与它们的质量乘积成正比,与它们距离的平方成反比,与两物体的化学本质或物理状态以及中介物质无关。——牛顿万有引力定律

第二十二章 湛蓝晴空

天空是蔚蓝色的是由于天空与我们的距离极其遥远,窗外的橘子依旧辉煌否?

人们在摇骰子之前其实早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因此摇色子只是走个形式而已,并不能真正决定张宏楷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