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Linux 败局已定——驳 FreeBSD 大败局

建议先阅读原文:FreeBSD 大败局open in new window

看过我上一篇文章《Linux 社区已经成为了一个肮脏的泥潭》以及上上一篇文章《Linux 与苦难哲学》的读者都知道, Linux 从开发者到社区乃至于用户都是充斥着难以言表的一种骄傲。仿佛自己是真正的UNIX 后裔,是开源界的唯一真理,谁拥有 Linux ,谁会 Linux ,谁就掌握话语权。

如此过了三十余年,物是人非,当初的 Linux 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种错位。

王垠过去写了一篇 Linux 劝进文——完全用 Linux 工作,后又发了一篇 Linux 劝退文——谈 Linux ,Windows 和 Mac。人的认识是一个螺旋式上升的过程,当初的错位必将在日后得到修正。 Linux 也如是。

不断的有 Arch Linux 用户到处宣传 Arch Linux 的优美。是啊,如此优美的一个系统!Nano,Vi 都依赖 Glibc,不更新就意味着你用不了这些再基础不过的基础软件,强制性地要求你更新,他们才不在乎更新会不会导致你的系统挂掉——反正我又不能给你蓝屏。我不知道这些 Arch Linux 劝进文的作者多年后会不会像王垠一样,能够坦诚的承认自己的错位。我也不知道这些 Linux 劝进文的作者多年后会不会像王垠一样,能够坦诚的承认自己的错位。

画龙画虎难画骨,譬如皇帝的新衣。以模仿开始,无论怎么看,都注定了 Linux 败局已定。

01 成也 GPL ,败也 GPL

GPL 许可证给人们带来最多的感受绝不是“free”,而是“传染”、“感染”,似乎 GPL 是一场瘟疫,传到哪里都会带来灾难。而且似乎对其误读的人不在少数, GPL 之“free”,不是免费,而是更接近“libre”。对于 GPL 来说也并不意味着你的代码会被 100% 开源下去,得到回馈。著名的例子就是 Boox——一家使用了 GPL 代码却没有开源的 Eink 生态链公司。

FreeBSD之所以要与 GPL 划清界限是因为 GPL 阻碍了FreeBSD的发展目标——One of the ongoing goals for the FreeBSD base system is a migration to modern, copyfree or at least more permissively licensed components. FreeBSD 基础系统的一个持续目标是迁移到现代的、宽松授权条款或至少是更多许可的组件。

如果有人说 BSDL 会被大型公司滥用,那么 Anti-996L 才是最佳许可证,而绝不是什么 GPL 。因为任何许可证都会被滥用(除了 Anti-996L )。 Anti-996L 才是世界上最好,最优秀的许可证。保证了你的代码不会被任何公司滥用——因为没有公司敢用。

Apple公司复用了大量的 FreeBSD 代码,同时也为其提供了资金以开发 LLVM,类似的,还有英特尔和 Netflix。

被“利用”不一定是一件坏事。毕竟只有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才不会被利用,只有没有任何用处的“hello world”代码才不会被滥用。也就成了庄子所说的“无用之用,是为大用”。

尽管我们看到了许多开发者由于项目被滥用而删库跑路,但是这件事也是双向的。开源代码开发者往他们的代码里塞圣诞节彩蛋,商业公司及“利用”他们的人就要承担这一代价——无论是被开除还是被质问到你这个按钮到底被谁吃掉了。

得益于 GPL ,一个 CentOS 倒下去,千千万万个 XXOS 站起来,肉眼可见,从此以后的教程将更加地复杂,更加地不具备普适性。此前写文章抨击 CentOS 的 Si Feng 说过“CentOS: 永远有多远就离它多远”——如果一定要为服务器挑选 Linux 发行版(假设不考虑其他非 Linux 系统例如 FreeBSD)的话,首要的原则就是尽可能远离 CentOS。(https://feng.si/posts/2019/07/centos-the-last- Linux -distro-you-should-ever-consider/ )当时还有很多人抨击他说他荒谬,现在看来谁荒谬还真是不一定。现在看看那篇文章下的回复,不知道斯言仍在,斯人何在?我现在也仿照着他,说一句话——“ Linux :永远有多远就离它多远”

02 “ Linux 真的是个好东西吗”

Linux 真的赶上了一个好时候,其实 Linux 最初和 GUN 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GNU 计划一直排斥 Linux ,他们想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或者说内核,他们管他叫做——GNU Hurd。这一项目至今仍在进行中……

Linux 发行版不过是一堆 GNU 工具+包管理器+ Linux 内核所构成的松散的操作系统(一般将前两者合称为“Userland”)。每个人各维护各的,就像 Ubuntu 很少回馈上游社区一样,这也反证了 GPL 许可证的确不如 Anti-996L 。

GNU Hurd 错位, Linux 占据了所有开发者的计算机,就像破窗效应那样,如果那些窗没修理好,可能将会有破坏者破坏更多的窗户。越来越多的开发者走向了 Linux 而非 GNU Hurd。可以说是“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 Linux ”,那么反过来说集开发之大成的 Linux 是个好东西吗?看上去答案是肯定的,其实不然。

硬件上看, Linux 的 GPL 阻碍了硬件兼容性扩大(他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仍然有许多用户认为 Linux 是完全开源的,他们认为——不开源我是怎么编译的呢?那么“ Linux -libre”项目(https://www.fsfla.org/ikiwiki/selibre/ Linux -libre/)所删减的是什么呢?—— Linux , the kernel developed and distributed by Linus Torvalds et al, contains non-Free Software, i.e., software that does not respect your essential freedoms, and it induces you to install additional non-Free Software that it doesn't contain. Even after allegedly moving all firmware to a separate project as of release 4.14, Linux so-called "sources" published by Mr Torvalds still contain non-Free firmware disguised as source code. Linux ,由 Linus Torvalds等人开发和发布的内核,包含非自由软件,即不尊重你的基本自由的软件,它诱使你安装它不包含的,额外的非自由软件。即使据称从 4.14 版开始将所有固件转移到一个单独的项目, Linus 先生发布的 Linux 所谓的“源代码”仍然包含伪装成源代码的非自由固件。

软件上, Linux 的软件包数量的确很多,甚至比 Windows 的软件还要多,这在一定程度上有积极影响,但是其消极影响更甚。有很多的开发者并没有很好的维护他们的项目,因为他们的 GPL 并不起到任何保证作用,开发者也没有任何义务为软件提供任何保证。可见到的是,先有软件,后有用户需求设计(好吧,实际上压根没有这个东西),他们不在意用户是怎么想的,你想往一个IM软件里加一个截图功能,因为类似的 Windows IM 软件(比如 QQ,微信)有这个功能,而且这个功能很重要。但是开发者会和你说,你用其他的软件截图然后复制进来就可以了;或者说我们是 GPL ,你看得到源码,你自己去改就是了,你不会改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和我们无关。你可以随便报告 Bug,但是我们可以简单地说“No”。

安全上,OpenBSD 为了改进其安全性移除了 Linux 兼容层以及其常用的软件“sudo”。 Linus 此前就抨击 OpenBSD 团队是一群自慰的猴子(OpenBSD crowd is a bunch of masturbating monkeys),认为他们是玩具。至今人们仍不知道那些年 SELinux 和 FBI 的关系(SELinux (Security-Enhanced Linux ) 是由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所开发)。嗯,没错,这也是一个 GPL 软件,“你觉得有问题你可以自己去看源代码吗!并给我们指出来。”但是更多人不知道的是 Windows 的开源是没有意义的,几十 TB 的源代码,无论他是开源还是不开源对于何种意义来说都是一样的——你既看不懂,也看不完,等于没开源。

03 Linux 的商业布局

Linux 的用户或者说在有商业版发行下的,使用所谓“社区版、开源版”的 Linux 用户其实和他们所嘲讽的使用 Insider 的“小白鼠”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所谓 Linux 的商业布局就是让更多地用户接触到苦难哲学,接触到一个根本不完善不稳定的软件。

Wine 的商业版叫做 Crossover,境内由著名的“苏州思杰马克丁”所代理。Wine 是一款在类 UNIX 操作系统上模拟 Windows 程序的开源软件,使用起来可谓是苦难哲学到了顶峰。Crossover 则不然,他们以开源为测试模板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以改进自己的程序。类似的著名操作系统就是 Fedora——RHEL 的社区版,开源版。

这些 GPL 的软件随时都有闭源的风险,但是他们又说了, GPL 允许 Fork,于是出现了很多李逵的副本——李鬼。比如 Mysql 与 MariaDB、Rcoky Linux 之于 CentOS、OpenJDK 与 OracleJDK……那么到底该用哪个呢?你不知道,因为 GPL 软件防止你滥用他。商业公司真的愿意和开源软件共荣共生吗?答案是否定的,他们只是没有更好的选择而已,君不见使用 LLVM 后的苹果公司怎么看待 GCC。认清这个现实的商业公司正越来越多。

Linux 的商业布局就是让用户免费帮自己测试软件,然后赚钱,“回馈”社区继续让用户帮自己免费测试软件,最后用户还会非常感谢这些公司为他们的开源事业做出的贡献。而用户得到的则是一个充斥着苦难哲学的软件,除此以外,别无长物。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也叫做“利用”。

04 “大独裁者”未必是好事

众所周知, Linux 的内核开发是由 Linus 一人独裁负责的。我们仍未知道何时独裁也成了一件值得称赞的事情了。或者在他们看来只要项目进展顺利,Linus 选好接班人, Linux 内核就可以像中国的秦始皇所畅想的那样——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他们把不同意见的人都打成“左派”,给他们扣上帽子,没有人告诉你,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吗?

Linux 的社区和他们的开发风格也是一样的,充满了各种巨苣,巨苣们一言以定天下,其他人说了不算。最典型的就是贴吧,如果你想问 Linux 的开发模式是什么,他们的社区是什么——请看百度贴吧:有五六个自诩代表吧友实则毫无贡献的人,在奔走试图合纵连横试图推翻现有吧主;有一个自称贴吧是自己的私有物品,吧主万世万代都得是自己的小丑;还有一个固定的吧宠,但从来都认不清自己的身份,还在说别人哗众取宠;剩下的都是摸鱼躺平的围观群众。

Linux 社区如 Linus 所言,是一个肮脏的泥潭,任何想要和这些人辩论并试图驳倒他们的人都将会被其拉低智商到同一水平,并眼睁睁地看着他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Linux 本人所骂走的开发者绝不在少数,他们的行为准则(CoC)制定了和没有制定是一样的,你是能开除 Linux 不让他贡献一行代码,还是你能让他只做事不说话?类似的 GNU 离开了 Richard Matthew Stallman 会怎样?就像现在这样吗?

05 Linux 不会再年青了

我们都知道,引用任何名人名言并不会为自己的论述增加一丝一毫的正确性。

前文所说到的 GNU Hurd 的确在设计上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微内核操作系统。但因为错失良机,使得更多开发者投入了 Linux 的泥潭之中。

Linux 被无数人包装成 GNU 计划的伟大产物, GPL 的伟大产物, Linus 独裁领导下的伟大产物。没有任何人可以以任何理由批评他,除了 Linus 本人。事实上这就是皇帝的新衣,你想掀开 Linux 光鲜亮丽的外衣去一窥内部却发现 Linux 外边根本没有穿着任何衣物。

在抨击 FreeBSD 社区以前,请看看泥潭般的 Linux 社区,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而是大哥莫说二弟。此处的读者可以移步之前的文章——《Linux 社区已经成为了一个肮脏的泥潭》。 Linux 社区的那些巨苣,那些搞苦难哲学的是最没有资格说别人的社区肮脏污秽不堪的人——他们天天说着 RTFM。关于 Linux 社区的种种一直无人敢说,无人敢言,任由他们这群巨苣去践踏,去污蔑,去破坏别的社区。

Linux 社区早就不像当年那样了——我们都知道新人的确很菜,也喜欢抱怨,并且带有浓厚的 Windows 习惯,但既然在这里询问,我们就应该有责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而不是直接泼冷水、简单的否定或发表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的帖子。乐于分享,以人为本,这正是Ubuntu的精神所在。

他们会把那些问题叫做“日经”,然后将你移出他们的社区。当然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是不听劝的:你和他说四遍,发了各种形式的教程(既有图片又有视频还有文字),他说自己照着文档做了,你一看让他发照片。“这就是你做了的结果?配置文件一个字都没有改”他改了后正常运行了,也不会和你说一声谢谢,然后继续问一些“日经”问题,你再回他,他就会说你“指手画脚”,不会指导人只知道让他看文档,妨碍别人教他,然后还去 Linux 社区发帖说 FreeBSD 社区有问题,真是恶人先告状。但是他们往往会报团取暖,觉得对方说的都对,是别人有问题,自己 100% 正确。然后弹冠相庆,互称兄弟。

你告诉他“lib32”兼容层很重要,后边安不上去,必须现在选。他会告诉你“老子就是不用垃圾的 32 位,老子就是要用纯净的 64 位系统,按不上是老子自己的事,你管不着”,“既然你都懂那还来问些什么呢?”。这种人是没有任何资格抱怨FreeBSD社区的,他们连最低水平的素质都没有,他们只配在泥潭般的 Linux 社区待着,是 Linux 社区造成了他们这种畸形的人格的变态的心理——无论是提问者还是回答者,谁也看不上谁。

与 Linux 相关的荒谬事件更是数不胜数。一个 systemd 与 SysV init 的争论就搅得 Linux 界七荤八素。Systemd 试图统管一切——网络,日志,磁盘管理,引导,时钟,电源、Cron、区域语言……然后就造成了各大发行版的分裂,虽然已经很分裂了。更别说前文提及的 SELinux 这种东西是怎么进入 Linux 内核的了。红帽公司——他们引以为豪的 Linux 的商业布局正在一步一步地控制整个 Linux 的发展。 Linux 的工具属性越来越强,那个曾经年青有趣的玩具般的 Linux 早已不在了。

06 屠龙者终成恶龙

Wer mit Ungeheuern kämpft, mag zusehn, dass er nicht dabei zum Ungeheuer wird.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也会成为恶龙;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Linux 打败了一系列的操作系统:GNU Hurd、FreeBSD、OpenBSD 以及其他一堆 BSD,在服务器领域击败了 Windows server、MacOS,在移动平台产生了 Android。

Linux 的发展看上去是 GPL 的胜利,是 Linus 独裁的胜利,也是这个开源社区的胜利,更是 Linux 商业布局的胜利。

事实果真如此吗?究竟是皇帝的新衣还是破窗理论呢?

新事物必将取代旧事物,万事万物的新陈代谢如此, Linux 也不会永远长久下去,终究有一天会有更优秀的操作系统脱胎于此,并取代他。这是事物运行发展的基本规律,无可避免,而这些人所做的只是为 Linux 延长寿命而已。看上去蓬勃发展的 Linux ,其实早就垂垂老矣。

Linux 败局已定。

只是没人愿意揭开这皇帝的新衣罢了。

屠龙者终成恶龙—— Linux 和 GPL 正在阻碍着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发展。他们逼迫人们耗费着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维护一堆堪称“屎山”的代码——每错,我说的就是你们:GCC、Xorg 以及其所谓的替代品 Wayland。

07 结语

Linux 已经日薄西山了,尽早投入 GNU Hurd 的怀抱才是真正明智的选择,尽早离开 GPL 选择 Anti-996L 才是真正自由的选择。

当然,不管 Linux 是不是皇帝的新衣,有多么的苦难哲学,他都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种选择,时势造英雄, Linux 乘势而来,也必将乘势而终。

Linux 内核的版本号已经刷到了 5.17-rc5,那么也许还会有 6.17-rc5、7.17-rc5、8.17-rc5……

但是 Linux 败局已定,且无人能够拯救他。我们能做只是尽量去多使用他做一些事情,最后发挥一下 Linux 的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