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Linux 社区已经成为了一个肮脏的泥潭

标题这句话是 Linux 内核首席维护者、Linux 之父 Linus Torvalds 所说的。原话是 “The Linux community is now a dirty quagmire”。

这句话不仅仅体现在内核开发中,而是体现在 Linux 的各个阶段,包括不限于国内的各种 Linux 社区社团组织。本文主要讨论的就是后者。至于 Linux 内核、systemd、Code of Conduct 那些乱七八糟的争议问题,更是泥潭一滩。

不得不承认,国内大多数 Linux 社团,有一个算一个,几乎都被所谓的巨苣所支配。看着花里胡哨的,漂亮,居然把自己的 Linux 社区打造成了一个只有巨苣们说话,没有一点实际作用的,一个虚幻的组织。你看你的群里有新人敢说话吗?

什么是巨苣,我不做解释,懂的都懂。

我们都希望的 Linux 社区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新人的确很菜,也喜欢抱怨,并且带有浓厚的 Windows 习惯,但既然在这里询问,我们就应该有责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而不是直接泼冷水、简单的否定或发表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的帖子。乐于分享,以人为本,这正是 Ubuntu 的精神所在。”

巨苣们是不是忘记这几句话了?巨苣们把所有人,所有问题都当做他们口中的“伸手党”,我不否认,一些问题是愚蠢的,比如 apt 怎么卸载软件。因为此类问题往往通过搜索引擎就能解决。

但事实上呢?

“请问各位大佬,HTTPS 证书应该怎么配置呢,我查过了搜索引擎都是不正确的。”

“你懂 HTTP 原理吗?”

——以上是在 Linux.cn 的官方 QQ 群组亲自体会的,并且还是个管理员回复的。

“请问有人用过 FreeBSD 吗?”

“你想问什么,有屁就放”,“大家不要搭理他他不礼貌”

“我就是问问又没有人用,怎么还和礼貌扯上问题了?”

——以上发生在 USTC 的 TG 群组里。

“巨苣,你的论文写完了吗”

“我还没写完,巨佬”

“巨苣好厉害啊!”

——以上发生在 USTC QQ 群组里。

“不会翻墙的人都是畜生,他们连猪狗都不如。他们只会吃屎”

——以上发生在 Gentoo 中文社区 QQ 群群公告。

“别问了,你看有人搭理你吗?”

——以上发生在 RockyLinux 中文群组 QQ 群里。

ipxe isn't a priority at the moment. We need many more mirrors around the world in more countries for that to be useful. Considering most people don't network boot from their personal notebooks/desktops, I call bullshit. Network booting is typical in data centers and large enterprises. omg bro you're trying so hard to put your malware inside artix. You can't audit it. You and your images are not part of our infrastructure. Which means we have no control over it and therefore cannot stand behind it. As long as you don't share it here, you're are fine. It is unofficial and potentially very dangerous. i see,i think they force me to talk about bedrock. Again, your response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conversation... your translator is pure shit. What is the point having those in the repo?, one cannot use them.

——以上发生在 telegram @artixlinux 群组。

有人会说孤证不立,那以上 6 个例子够不够呢?并且可以看出,和社区成立时间以及人数都是没有关系的,RockyLinux 群组成立不到一年,人数不过百。

那么我要问一问,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畜生呢?显而易见,这些巨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有问题他不在,一开始吹牛逼他就出来了。大家你好我好,互吹大佬,互捧巨苣。

作为一个管理员在群里的唯一作用就是打击和吹嘘。这就是他们唯一的作用。自己会这些显得自己牛逼的很啊!你们都不会的干活!就我会,你这个小垃圾!

那试问你建群的目的是什么?为了方便你们各位大佬互称“巨佬”?那些真正牛的大人物会在一个群里刷自己的存在感?你不帮助别人可以闭嘴,给好人留个位置就可以了。别浪费了好人的位置。

正是这些真正的垃圾,脏了 Linux 社区。污秽了 UNIX 哲学。

只知道吹嘘,对社区毫无贡献可言,笔者好歹还翻译了 gentoo wiki,这些互称巨佬的巨苣做了什么呢?打击新人,外加吹嘘自己的“傲骨”?

这些所谓的巨佬颇有多年丑媳熬成婆的模样,当自己当了婆婆就开始疯狂压榨儿媳。真是好笑呢。

按照沈腾的小品来说就是“你不帮忙就给好人让个位置,你也不是多么牛逼,地球缺了你就转不动了”。

他就一点点小小的权力,偏要把他发挥到极限。正是这些“畜生”长期把持 Linux 境内组织的上层,才导致了今天的式微。他们几乎把全国的 Linux 组织瓜分干净,以至于新人进去好像和进了狼窝一样。

同时我要劝告那些还想加入某某 Linux 组织的新人,这些巨苣一般都是垄断了最优秀的教育资源,编写了一堆造轮子的没有用的程序,群主为了笼络这些“畜生”,授予其管理,实际上群里根本没有别人说话的位置,是“畜生”与发起人共治 Linux 社群。

他们无恶不作,不仅仅是毫无贡献,更是迫害新人,杀人,司空见惯!用他们那把隐形的锋利地到割裂了 Linux 社群与新人。

你想反抗?不行!你要么被逼叫他巨佬巨苣,被其侮辱,要么自己自力更生,自己学习。他们的特权就到这个地步,就嚣张跋扈到这个地步。

大量的巨苣占领了 Linux 社群,社区。这整个 Linux 开源界都已经被他们污染了。没救了。学问很大,但是无恶不作,对社区毫无贡献。

这些所谓自称的 Linux 国内的社区的管理员们,又何尝不是?他们看不起没有梯子,不会翻墙的人,也看不起那些使用 Ubuntu 的人,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鄙视链。

我至今也没有弄懂这些巨苣的苦难哲学,他们喜欢造轮子忽悠那些新人,不去装 KDE,Gnome 这类完整的桌面环境,而去搞什么 fvvm 这些窗口管理器。硬生生地自己把使用难度提高,对其而言,使用体验真的有所提升吗?我看不见得,苦难哲学而已。

巨苣的代表行为就是他们到处忽悠别人去安装 ArchLinux。我也至今不明白,一个稳定性还不如 Ubuntu 的系统有什么可吹嘘的呢?但是这些所谓巨苣们就喜欢这些臭名昭著的东西。

似乎他们是掌握了天堂钥匙的人,掌握了整个世界,所以他们控制了整个 Linux 群组也不新鲜。你不跪在他面前口呼巨佬,那就是你的错!

那么我们想强调什么呢?一味地强调与 Linux 世界对立吗?这些人只在 Linux 社区出现吗?正好相反。也即其实不然。大家可以对比下远景论坛和国外的黑苹果论坛。

事实上,这些巨苣无处不在,只是 Linux 社区的现状比较严重而已。

对于笔者自己而已,正是这些在 FreeBSD 群组里打着管理员名头的巨苣才使得笔者自己来创建一个社区,一个自己主导的社区。

一个人,天天在某个 FreeBSD 群里发内核分析的片段话语,他也不是为了分享自己的教程惠及他人,也发的不完整:似乎就像是一个大学生在小学生的 QQ 群里发了一道微分几何的题目。他并不是为了教会你高等数学,而是为了显示自己高贵的身份罢了。

巨苣无处不在并且已经渗透了整个计算机世界,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又能够做些什么呢?